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党史学习教育

这场会议,改变中国革命命运

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6-04

回顾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,中国共产党召开过的历次会议,没有哪次会议召开时的环境像八七会议这样险恶,没有哪次会议的气氛像八七会议这么紧张。

在历史转折的危急关头,它在敌人眼皮子底下、用短短一天的时间,决定了党和革命的前途和命运。

“要非常注意军事,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……”会上,毛泽东提出的这一经典论断,指明了中国革命的基本方向,成为指导中国革命的响亮口号。中国革命从此开始由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战争兴起的历史性转变。


“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”

1927年8月7日,武汉一栋俄式公寓二楼,一场紧急会议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召开。

楼外,敌特巡视、残忍杀戮。楼上,门窗紧闭、唇枪舌剑。

中国革命未来如何?该走向哪里?该怎么走?一群平均年龄20余岁的青年,内心燃着一团火。

八七会议(油画)  (沈尧伊/绘)

      “国民党问题在吾党是很长久的问题,直到现在还未解决……像新姑娘上花轿一样勉强挪到此空房子去了,但始终无当此房子主人的决心。我认为这是一大错误。”听完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的报告后,34岁的毛泽东第一个站起来,一口气讲了中国革命存在的国民党、农民、军事和组织等4个问题,有理有据、毫不避讳。当时,中国革命形势跌入谷底,国民党制造的白色恐怖笼罩中国大地,共产党却没有掌握一支能反抗的有力武装。从1927年3月到八七会议后的1928年上半年,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达31万多人;其中,共产党员2.6万多人。局势骤然巨变,下一步怎么走?这个问题急迫地摆在年轻的中国共产党面前,与会者神情严肃。“以后要非常注重军事,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!”毛泽东铿锵有力地指出。“早在1927年初,毛泽东在实地考察湘潭等5县的农民运动之后,就指出了革命的暴力性质。”八七会议会址纪念馆馆长曾宪松介绍。在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》中,毛泽东写道:“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不是做文章,不是绘画绣花,不能那样雅致,那样从容不迫,文质彬彬,那样温良恭俭让。革命是暴动,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。”这一观点,无疑是对中国革命理论和斗争方式的巨大突破。在这次会议中,毛泽东前后发言达7次,次数最多。
“最中心的是武装斗争”
1927年8月7日,密不透风的房间里,时任中共中央秘书的邓小平奋笔疾书。23岁的他第一次参加中央级别的重要会议,是这次会议唯一的工作人员,负责接待、安保和会议记录。中央委员罗亦农支持毛泽东的观点说,党不注意夺取政权的武装,上海、湖南都是半途而废,这是非常错误的。中央委员任弼时发言说,党无土地革命的决心,未明白要土地革命才能引革命于新时期。坐在角落里的邓小平一一记录。会议从早开到晚,他手写了20余页。

八七会议会址纪念馆展橱中,泛黄的《八七会议记录》还原了当时的唇枪舌剑,字体清秀、记录清晰。

(图片来自互联网)

       与八七会议会址一街之隔,是武汉中共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。1927年7月12日,张国焘、李维汉、周恩来、李立三、张太雷5人在此组成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,并确定3项重大决策:在南昌发动武装起义,举行湘鄂粤赣4省秋收暴动,召开中央紧急会议。中央紧急会议就是后来的八七紧急会议。会议原定7月28日召开,由于当时白色恐怖严重,交通不便,代表难以聚齐,一直到8月7日才举行。“为保证会议绝对安全,会议代表有20多人,分3天3批由党内交通员带进去的。”1980年7月邓小平考察武汉时回忆,会议开了一天一夜,极为紧张,开会时甚至连门也不能开,进去了就不能出来。经历一波三折,紧急会议一推再推终于召开,代表们珍惜每一次发言机会,争先恐后、直抒胸臆。对于八七会议,邓小平有特殊的情感。他在不同场合、不同时期七次回忆八七会议。正是通过1927年武汉“八七会议”,时年23岁的邓小平与毛泽东相识并受到毛泽东的思想影响。“最中心的是武装斗争,没有坚强的武装斗争作核心,其他一切都困难。”在领导武装斗争的实践中,邓小平多次强调,只有武装斗争能够打开局面,只有武装斗争才能取得胜利。在革命最危急的时刻,年轻的共产党员们不畏牺牲,以巨大的决心与魄力,走出了“枪杆子里出政权”的新道路。

中国革命迎来转机
“‘转’是转折,父亲一辈希望中国革命迎来转机。”2021年2月7日,93岁的蔡转回忆父亲蔡和森为她起名“转”的原因。蔡转出生于1928年——八七会议召开后的第二年。那时,中国革命正迈过转折点:中国共产党人已在黑暗中高举起战斗的旗帜,以血与火的抗争回答国民党的屠杀政策。八七会议上,蔡和森严厉批评了党向国民党上层妥协让步的错误,毛泽东“枪杆子里出政权”的论断得到广泛认同。会后,全国各地有计划、有组织地开展了武装暴动。

1927年9月9日,毛泽东作为中央特派员赴湖南,领导发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。11月13日,中共黄麻特委领导黄麻起义。12月11日,张太雷、叶挺、叶剑英等领导广州起义。1929年12月11日,邓小平在广西领导发动百色起义。年关暴动、海陆丰起义、琼崖起义、渭华起义、闽西起义……全国各地武装起义风起云涌。

秋收起义(图片来自互联网)

      八七会议的精神传遍全国各地,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拿起了枪杆子。到1928年初,党先后发动近百次武装起义。“痛恨绿林,假称白日青天,黑夜沉沉埋赤子;光复黄安,试看碧云紫气,苍生济济拥红军。”1927年11月13日,黄麻起义后,书法家吴兰阶激动地挥毫疾书,将这副对联赠予革命队伍。从此,“红军”的称号开始使用。

新闻中心

  • 联系电话:029-87851156
  • 地址:西安市雁塔北路100号
版权所有 陕西矿业开发工贸公司 陕ICP备15002397号